整木家居 | 門窗新聞 | 門窗行情 | 門窗企業 | 門窗產品 | 木業字典 | 門窗品牌 | 門窗雜志
                  您好,歡迎來到中國門窗網! 請登錄免費注冊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行情 > 市場行情 > 不銹鋼 > 鋼鐵兼并重組潮起 “大鋼企”時代將至

                  鋼鐵兼并重組潮起 “大鋼企”時代將至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門窗2018-09-30 來源:中國經營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經歷“去產能”陣痛之后,鋼鐵企業似乎迎來春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上半年,幾乎所有鋼鐵上市公司的歸母凈利潤均為正值。其中,凈利潤增幅最高的為安陽鋼鐵(600569.SH),同比增長高達3562.17%,增幅最低的大冶特鋼(000708.SZ),同比也增長35.02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大多數中小民營鋼鐵企業并沒有等到這一波“紅利”。曾經從南方輾轉到西北并投下數十億元的鋼企老板高俊(化名)向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表示,2013年到2015年是鋼企最難的三年,虧損、高負債以及環保壓力逼退了多數民營鋼企。如今隨著“大鋼企時代”的臨近,即便是活下來的中小民營鋼企的獨立生存空間也會越來越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,仝琳向記者表示,新一輪的鋼企兼并重組依然是在大型國有鋼企之間進行,或者國有企業兼并民營企業,但不同的是當前鋼鐵行業兼并重組尋求新的創新路徑,諸如寶武鋼鐵等行業巨頭聯合多家中外企業,共同組建鋼鐵產業結構調整基金,然后入主重整負債過高且經營面臨困境的鋼鐵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小鋼企出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1978年,我國鋼鐵產量僅3178萬噸。改革開放之后,鋼鐵工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,自1996年首次突破1億噸鋼產量并一舉成為世界最大產鋼國后,2003年突破2億噸,隨后數年均有增無減,直至2014年突破8億噸,之后便一直保持在8億噸以上的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其中,民營鋼鐵企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“世界鋼鐵看中國,中國鋼企看河北。河北的鋼鐵產量曾經多年居全國鋼鐵產量首位。2007年,河北的鋼鐵總產量就超過1億噸,其中2/3來自民營鋼企,占全國民營鋼企產量的36%。”鋼鐵貿易商楊華向記者表示,近年來,由于高耗能、高污染等社會環境問題,大部分民營鋼企在河北去產能政策響應下退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2017年年底,河北省已經累計壓減3391萬噸煉鐵、4106萬噸煉鋼。2018年將繼續加大去產能力度。但是隨著鋼鐵市場回暖,鋼價攀升,不僅鋼鐵去產能的任務變得無比艱巨,不少停產的鋼鐵企業也蠢蠢欲動,寄希望恢復生產,分享市場利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既然已經停產或者已經定為淘汰產能,那么就堅決不能讓其死灰復燃,這不利于去產能政策的執行,也不利于鋼鐵市場健康、有序發展。”河北省發改委一位人士在電話中向記者透露,河北省已經下發通知,堅決制止淘汰鋼企復產,否則當地黨政一把手先免職、再調查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高俊目前是西北某鋼鐵企業的負責人,其背后的老板曾經是鋼企行業的“老人”,在上海、江蘇等多地都開辦過鋼鐵企業,甚至曾經因為百億鋼鐵投資被地方政府視為“座上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80年代初,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,我國每年需要數億噸鋼材作為經濟發展的支持,這為鋼企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市場,民營鋼企數量開始井噴式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當時民營鋼企規模小,產量分散,產業集中度偏低,更談不上什么規模效益。高俊向記者表示,當時民營鋼企大多堅持自我發展,很少出現聯合經營,錯失了做大做強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2年,中國經濟的又一個上升周期帶動了民營鋼企的發展,當時很多的鋼企新建項目紛紛上馬。彼時,投產即意味著盈利。高俊說,低水平重復建設的產業結構在“盛宴”過后只能被嫌棄,成為落后產能。從2011年起,鋼價開始下行,到2013年,幾乎所有的鋼企都出現虧損,整個鋼鐵行業被曝出負債達3萬億元。民營鋼企在銀行“斷奶”之后,紛紛退出了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上海一直被視為鋼鐵行業風向標,在2013年,銀行起訴鋼貿商成為當年鋼鐵行業‘落敗’的一個縮影。”楊華向記者表示,在鋼貿領域,銀行是其資金的主要來源,即使一些有實力的鋼貿商,要想生意做大都需要依靠銀行做資金支持。而聯保制是向銀行貸款融資普遍采用的融資方式。也就是多個鋼貿企業相互聯保,其中一兩個企業還不了貸款,參保的企業共同承擔。然而,在2013年,聯保機制失效,幾乎所有的企業都出現資金緊缺,還不了錢,銀行只能起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隨著去產能政策以及供給側改革的深入推進,鋼價從2016年開始不斷回暖。在今年上半年,鋼鐵上市企業普遍實現了盈利。然而,在這盈虧之間,那些規模較小的中小民營鋼企卻已經悄然離開了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產業升級來臨

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“十三五”去產能漸入尾聲,中國鋼鐵行業正逐漸轉向結構性改革,兼并重組將開啟“大鋼企時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以來,寶鋼、武鋼重組成立了中國寶武集團之后,鋼企兼并重組的消息屢見報端,中信集團戰略重整青島特鋼、沙鋼和本鋼重整東北特鋼、北京建龍重工集團重整北滿特鋼、四源合基金重整重鋼。甚至一些地方政府出臺相關政策,主動撮合鋼企之間的合并重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期,河北、江蘇、山西等多地相繼出臺鋼鐵行業發展相關規劃目標。其中,截至2020年,河北省鋼鐵企業將形成“2310”產業格局,包括2家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,3家地方實力企業,10家特色鋼企;江蘇積極形成“134”格局;山西計劃從目前的27家減少至10家;四川力爭建成影響力大、競爭力強的千萬噸級骨干鋼鐵集團,總產值達3500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政策方面,《“十三五”鋼鐵工業升級規劃》明確要求對鋼鐵品種、質量和服務需求不斷升級,響應國家“制造強國、創新性國家建設”的戰略規劃。仝琳向本報記者表示,其中,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,堅持結構調整原則,以兼并重組為手段,深化區域布局協調發展,堅持綠色發展,以降低能耗、減少污染排放為目標,構建鋼鐵制造與社會和諧發展新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的確有很多鋼企在某一個區域長期占據主導地位。”高俊向記者表示,例如山西海鑫鋼鐵集團曾在2004年銷售額達到54.6億元,納稅額突破3.66億元,在全國民營企業中名列前茅,占山西省聞喜縣全縣財政收入的70.4%。然而,在新老“掌門人”更新換代中遭遇行業低谷,轟然倒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本報記者也注意到,一些鋼鐵企業曾經是河北一個市縣的利稅大戶,屢屢登上河北百強名企榜單的前十強,但是在2013年之后,前十強中很少有鋼鐵企業,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骨干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兼并重組是鋼鐵行業的一種趨勢,這種趨勢是不可逆轉的,中小鋼企未來的生存空間將會越來越小。”高俊向記者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仝琳認為,國有企業兼并重組不斷加速,市場主導地位日益突出,民營企業生存空間威脅論甚囂塵上,但是從產量占有率以及業績表現來看,無論是國有兼并民營,還是民營企業自身,均不乏佼佼者。諸如,全球產量前列且全國地位穩定的沙鋼集團,在鋼鐵行業一直作為引領者;除此之外,方大集團旗下的鋼鐵子公司的凈利潤也曾創出新高。這些企業不但沒有被國有企業改革兼并重組所壓制,反而在其清晰的戰略規劃以及持續的政策紅利驅動下,取得十分亮眼的業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2016年狙擊了‘地條鋼’;2017年剔除了‘中頻爐’;2018年細化了‘環保政策’;2019年或將聚焦提高產業集中度。那么,兼并重組強化升級為趨勢所向。”仝琳認為,“大鋼企時代”即將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文章關鍵字:
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與免責聲明
                  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門窗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門窗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請注明“來源:中國門窗網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本網站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            3、本網刊載之所有信息,僅供投資者參考,并不構成投資建議,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                  4、如本網刊載之信息涉及版權等問題,敬請通知我們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予以更改或刪除。
                  cc天下彩票